农村职业教育发展的新模式
访问次数:   发布时间:2009-11-03 14:38:24

河北省邢台农业学校“送教下乡”的调查报告

 

王晓飞  关林柏

 

深入学习和实践科学发展观,就必须全面加强职业教育的自身建设。职业学校要想在构建和谐社会的新形势下有所作为,必须针对不断发展的经济和社会形势创新职教发展的新观点、新思路,提出发展的新措施。

河北省邢台农业学校以全省开展“培养农村基层干部带头人和农村致富带头人”活动为契机,进行了农村职教发展模式的改革。学校植根沃土,服务“三农”,学校内部结构形成了“送教下乡”的新机制,外部运行纳入了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总体系,开创了发展农村职业教育的新模式。

一、内部秩序:形成“送教下乡”新机制

邢台农业学校建设45年来,始终高举“农字”大旗,坚定不移地走服务三农的道路不动摇;多年来致力于办学模式与服务经济社会的配套改革,致力于学校内部机制的完善与发展;今年二月全国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工作会议后,根据省教育厅有关领导的指示,邢台农校开始了“农村改革发展”与“科技致富”双带头人培养方式、方法的探索,在总结以往服务三农工作经验教训的基础上,首次提出了“送教下乡”的新观点、新思路,组建了“送教下乡”的新机构。这个组织机构是学校组织隶属机构之外的第二工作系统,它在学校的领导下自成体系,自我调控;它与原有的组织隶属系统(党政后勤管理部门——业务科室——班委会)异途同工,互为补充;它使学校内部运转变单相系统为双相网络,形成了学校内部运转的新机制(见图)。

 
 

 

邢台农业学校认为,送教下乡就是把城市涉农类职业院校的优质教育资源送到农村,把学校办在农民的家门口,把实践课放在田间地头、养殖场,让想学“农”的农民有学上。力求通过3-5年的系统学历教育,提高农民的专业生产技术水平和思想道德素质,为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培养合格的新型农民。

邢台农业学校新增的“送教下乡”工作机构是:

1.送教下乡办公室

办公室由教学点开发与建设工作组、教学管理工作组、学籍管理工作组、督查组和后勤服务工作组构成。主任由主管送教下乡工作的一名副校长担任,常务副主任、副主任由学校优秀中层干部担任,各工作组组长从学校相关部门抽调。“送教办”各工作组的主要任务是:贯彻落实学校领导班子有关决策精神,全面负责学校送教下乡工作。受理教学点的申报、考察与认定工作,指导各教学区搞好教学点及教学班的组织建设,制定教学管理、学生管理、后勤服务等工作制度并检查落实,负责送教下乡专用车辆及专用教学设备调配管理工作。

2.送教下乡教研室

主任由校内学科带头人担任,副主任从各课程组组长中选拔,课程组组长由骨干教师担任,教研室的主要任务是:负责参与送教下乡教师的管理及聘任,编制实施性教学计划,制定课程教学大纲,开发送教下乡专用教材,审核授课计划、组织教学检查、学生考试及教师业务考核等。

3.送教下乡教学区、教学点

教学区及其下设的教学点是学校的派出机构,学区主任一般由学校副校级领导干部兼任,教学点负责人一般由学区主任在当地聘任,主要任务是:代表学校行使对学区内教学班及其任课教师的管理权,协调解决教学过程中出现的各种问题,以及任课教师的生活困难等。学区的划分由行政辖区内班级的多少及地理位置决定;教学点的设置主要看当地的产业特色是否明显,产业发展是否形成规模,是否具有充足的生源。邢台农业学校送教下乡教学管理系统共分六个教学区,66个教学点,共计78个教学班。

上述三个层级的工作管理机构,是学校和校外从业农民学生之间架设的送教下乡专责工作机构。它对送教下乡全程负责;它既自成体系,自我调控,又与原有的“党政后勤管理机构——业务科室——班委会、团支部”的组织隶属机构横向相沟通,相互促使。三个层级的负责人可享受校内相同职级干部的政治生活待遇。

二、外部运行:纳入新农村建设的总体系

一滴水,只有融入大海才不会被蒸发;一抹绿,只有融入森林才不会孤单;一所涉农类职业学校只有植根沃土服务三农才有生命力。邢台农业学校作为教育部认定的国家级重点中等职业学校,河北现代农业职业教育集团领办单位,为了最大限度地发挥职业学校服务经济社会的职能,实现教育与生产实际相结合,与经济社会相适应,邢台农业学校认真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联系自身实际,大胆改革办学模式,走出校园办职教,贴近三农育人才,把学校工作纳入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者的总体系,使学校工作与经济社会发展同步运转。

——专业设置按地方产业布局调整。专业是职业院校与经济社会的第一个“接口”,专业设置不仅决定着学校服务经济社会的领域和产业方向,而且关系着学生将来的事业。职业院校只有融入社会,根据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联系自身实际调整专业结构,培养社会所需人才,学校才有生存价值。邢台农业学校依据当地政府“稳定食棉、做强畜牧、扩大蔬菜、优化林果、突出特色”的农业产业布局,以及“引导优势农产品向特色区域集中,突出搞好粮棉、肉蛋奶、干鲜果品三大基地建设,促进专业产业化、规模化经营,建设现代农业产业体系”的发展思路,组织专业教师深入邢台广大农村开展产业调研,在此基础上制定了专业调整方案:根据园艺园林专业的发展需要,将原来的园艺专业改造为园艺园林;见于单纯的养殖或兽医人才,不能适应现代养殖企业的需求,又将养殖和兽医专业进行了重组,开设了畜牧兽医专业;传统的农产品加工专业不涉及农产品保鲜的内容,为满足农民及农产品加工企业的需求,邢台农校开设了农产品加工与保鲜专业等。

——教学计划充分考虑农民的自身发展。实施性教学计划是学校依据指导性教学计划,结合区域经济特点、人才需求规格、社会发展需求和学校办学实际,所制定的具有区域特点、目标清晰、可操作性强的教学计划。

送教下乡的培养目标定位在“提高农民科学文化素质,培养有文化、懂技术、会经营的新型农民”,要实现这个目标既要严格执行教育行政部门下达的指导性教学计划,又要从实际出发充分考虑农民学生的需求;既要提高农民的生产技术水平,促进生产发展,并逐步实现生活富裕,又要注重提高农民的思想道德修养,倡导文明乡风,实现民主管理,为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培养合格的新型农民。为此,邢台农业学校在开展送教下乡之初就制定了详细的实施性教学计划,所有涉农专业除必修的专业课外,又增加了《公民道德与法律》、《农村经济与社会》、《党的理论基础知识》、《农业信息技术》等必修课目;在自选课目中也增加了《农村新民居建设》、《市场营销与贸易》、《农村社区管理》等。同时在教学活动中适当减少理论课,增加实践课,送教下乡教学班每周集中上两天的专业理论和文化基础课,其余三天在老师指导下现场实践,形成了2+3教学模式。

——教学进度与动植物的生长周期相同步。传统的教学模式更多考虑的是学科的系统性,往往以学生入学时间为起点,严格按教材的编排顺序教学,不用考虑教学内容与现实生产环节的结合,这种教学模式对没有实训基地的学校和未接触过生产实际的学生较为适用,也是无奈的选择。但是,对于送教下乡而言,教学远离了校园却靠近了生产实践基地,绝大多数农民学生都从事着与所学专业相关的农业生产,传统的教学模式已不能适应送教下乡的客观要求。以果林专业为例,秋季(9月份)入学的新生,他们正在从事果园的深翻施肥及果实的采摘、储藏和销售工作,而按教材的编排应讲授果树的生产基础——生物学特性。如按教材要求讲,学生们下课后摘着果实要想着花的功能,死记硬背用不上。为此,邢台农业学校在开创送教下乡的实践中,大胆改革教学模式,根据动植物生长过程中不同时期所需要的饲养管理和田间管理技术,采用“理实合一”的教学方式实施教学,直接讲授当前动植物的生产所需要从事的管理工作技术,让学生知道当前需要做什么,怎么做,在些基础上引入必要的专业理论,让学生逐渐明白为什么这么做。如此循环,经过一个生长周期的教学,学生同样可以系统地掌握本专业所需的专业理论知识和实践技能。这种专业理论和实践教学合二为一的教学模式,要求我们能根据不同阶段的生产实践,巧妙地将系统的专业理论渗透在实践教学的各个环节,这不仅对教材改革提出了新的要求,而且对任课教师来讲也面临新的挑战。目前邢台农业学校正在加紧开发送教下乡校本教材。

三、功能释放:前所未有的新效应

完善社会职能:教育服务,这是职业学校能够为社会提供的唯一“产品”,也是职业学校的社会职能。现代职业教育先驱黄炎培先生在论述职业教育“社会化”的宗旨时指出:“实现一个民生幸福的社会。在那个社会里,能做到‘无业者有业,有业者乐业’”。回顾邢台农业学校多年来的工作,基本上从事着让无业者有业的服务,学校招收的学生绝大多数是初中应届毕业生,学生通过2-3年的在校学习掌握一门专业技能,找到一个工作岗位。而从业人员的培训和继续教育,也就说让有业者乐业的教育服务重视不够。送教下乡工作系统的建立,才使大批的从业农民有了接受中等职业教育的机会,通过3-5年的系统学习,不仅可以提高他们的生产技术水平和思想道德修养,而且可以促进生产发展,增加经济收入,让从业的农民乐业。今年春秋两季邢台农业学校招收农民学生5009名。

促进教育公平:邢台农业学校开展送教下乡工作的最终目的在于“让想上学的农民有学上”。党的十七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推进农村改革发展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指出:“发展农村教育,促进教育公平,提高农民科学文化素质,培养有文化、懂技术、会经营的新型农民。”由此可见,邢台农业学校首创的送教下乡工作,既是中央农村工作政策的客观要求,也是落实中央农村工作政策,促进教育公平的一项具体措施。送教下乡把城市涉农类职业学校的优质教育资源送到了农民的家门口,使大批农民能够和城市的工人一样就近进入自己想学习的学校。虽然送教下乡的教学场所、周边环境比不上城市学校,但毕竟缩小了城乡差别,促进了教育公平。

改革评价模式:开展送教下乡,让想学习的农民有学上正在逐渐变为现实,但如何让上学的农民成才,这是需要我们认真研究解决的问题。邢台农业学校在改革教学方式、方法的同时,着力探索农民学生的成才衡量标准。他们认为:评价农民学生是否达到一个中职生的标准,重点不在于看学生考试分数的高低,而在于农民学生是否能够适用所学知识把产品品质提高,生产规模扩大,市场运作能力加强,带动其他农民致富。为此,邢台农业学校正在根据农业生产岗位的需求标准,制订以生产成果衡量学习效果的标准,按做事的标准考核做事的人,也许这正是技能型人才衡量标准的突破。

找准生源市场:近年来,中职学校涉农类专业招生困难已是不争的事实,就河北而言,每年中职招生近50万人,而涉农专业的学生只有几千人。究其原因,主要是们涉农类职业学校找错了招生对象,眼睛只盯着那些城乡参加中考的学生,而参加中考的学生目标是上高中、上大学。邢台农业学校创造性地贯彻落实上级指示精神,围绕服务三农开展送教下乡,选准了从业农民的这个最大的生源市场。我国农村大量的往届初高中毕业生,复员军人和返乡农民工。他们是当前农业生产和新农村建设的主力军;他们既有一定的文化基础,又有生产经验;他们想学习,需要靠学习提高生产技术水平,但因家庭生产、生活所迫,离不开自己的责任田,大棚菜和饲养场,离不开自己并不富裕的家。一旦在家门口就可以进学校、学技术,农民们肯定热情高涨:邢台农业学校今年春秋两季计划招生5000人,报名者两万有余。录取的5009人当中,其中男性3073人,占61.3%;女性1936人,占38.7%;高中学历的463人,占9.2%,初中学历的4183人,占83.5%,小学毕业(含初中辍学)的364人,占7.3%;返乡农民工1600多人,占31.9%

提高农民素质:邢台农业学校送教下乡的实践证明,有目标、有考核、有组织、有纪律的系统性学历教育是提高农民素质的有效途径。魏保军是该校隆尧县牛家桥乡梅庄村教学点果林28班的学生,经过半年的学习,其自身综合素质明显提高。面对记者提问,他显得十分自信。当问起为什么要上学时,魏保军激动地说:别看我种了十多年果树,力气没少出,但没干到点上,就果树的追肥来说,通过学习“肥水临界点”使我明白了科学施肥的重要性,再不能向过去那样看见果实才施肥;通过学习水果的标准化生产,我知道要生产无害绿色水果需要经过128道工序。今年我的20亩果园全部运用所学的知识和技术,在老师的指导下实行科学管理。花40多元钱购买了50万只套袋,在规定的时间内按技术要求全部套在果实上;同时按果树的生长需求,春季果树萌芽前施肥,秋季果实膨大期追肥,这样一来我的水果不仅品质好了,而且产量也增加了4万多斤,一个水果平均增长将近一两。果林29班学生景贺宁是巨鹿县南花窝村村民,参加学习受益匪浅,他告诉记者,他种了二十多年果树,桃树的黄叶病也让他头痛二十年,自从上了农校,改变了过去喷施磷酸二氢钾的方法,而采取给桃树输液、灌根的方法,从而根治了自家桃树的黄叶病,仅此一项年增收入5000元。是邢台农校的送教下乡让他成了“果树大夫”。威县后苏庄村民王海军在上农校之前,一直在外打工,全家四口人靠他一个的收入,日子过的紧紧巴巴的,自从到农校园艺18班学习以后,他种起了大棚菜,在农校老师指导下每茬豆角能收入8000元,收完豆角后种西红柿每年可收入3万元,每年收入近4万元,过上了幸福富裕的新生活。

盘活教育资源:由于我国人口出生率的合理下降,以及城市用工市场对涉农类中等专业技术人才的需求不大,致使大量的农村中小学校舍闲置,城市职业学校涉农专业教师无学生可教,造成教育资源的浪费。邢台农业学校开展送教下乡短短8个月时间带动了全省100多个学校加入送教下乡行列,全省有五十万农民报名要求学习,有十万青年农民进入职业学校参加学习,接受正规的中职教育。这样以来不仅盘活了现有的教育资源,而且有效地利用了民间资本办教育,生产场所搞实训。就邢台农校而言,春秋两季招收农民学生5009人,接每生占用6平方米的教学场所和4平方米的生活场所计算,5000人就需50000平方米的校舍,同时5000个学生带着5000户不同类型的责任田,教师可选择不同的生产基地开展实践教学。仅此5000名学生可为邢台农业学校节省建设资金1亿元左右。

二〇〇九年十一月三日       

 

 

网站导航 | 关于我们 | 合作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