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级职教中心的二十载峥嵘岁月
访问次数:   发布时间:2012-01-09 08:23:07

 

不久前,国家九部委联合召开全国农村职业教育工作会,提出大力发展面向农村的职业教育,办好县级职教中心。县级职教中心是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由河北省首创的一种新型的职业教育办学模式,被全国许多地区所借鉴,成为了我国职业教育体系中的一个重要类型。20年来,河北省的县级职教中心从刚开始时政府“拉郎配”到市场经济下主动适应和满足区域经济发展需要,走过了一条曲折的道路。

如今的鹿泉职教中心 

全国第一所县级职教中心—获鹿(今鹿泉)职教中心建校初期校貌

 
鹿泉市职教中心数控实训车间  

 

■张志增 本报记者 翟帆/

1991年到2011年,20年只不过是历史的一次呼吸,可无论对于河北还是对于中国来说,意义都非同寻常。

1991年,河北省县级职教中心建设作为“科教兴冀”战略的重要一环高调上马,令人耳目一新,并迅速成为中国职业教育的亮点,被盛誉为“河北模式”而受到广泛关注。20年过去了,河北曾经遍地开花的县级职教中心经历了怎样的发展过程,现状到底如何,它们在过去、现在乃至将来给中国职业教育所能带来的最值得标榜的价值到底是什么……

为何会诞生在河北

在谈到县级职教中心的时候,常常有人探询这一模式是在河北省而不在别处产生的缘由,也有人感叹河北省领导对职业教育的高度重视。其实,这绝不是一个可以简单归结为领导是否重视的问题。县级职教中心在河北省的产生,与改革开放后河北省农村职业教育的起落、农村教育综合改革的探索以及社会经济的发展有着密切关系。

县级职教中心的产生是农村职业教育提高办学质量的客观选择。1979年,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指引下,我国开始实行经济体制改革。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推行,极大调动了广大农民的生产积极性。但是,广大农民普遍缺乏农业生产的专业知识和技术,他们渴望得到技术培训。当时,河北作为一个农业人口比例高达86%的农业大省,培养实用技术人才的职业教育规模却很小,全省仅有农职中74所,在校生0.54万人;中专校105所,在校生4.49万人,远远不能满足农村经济社会发展的要求,加快发展农村职业教育成为十分紧迫的战略任务。

为此,河北省先后采取了一系列举措,推进农村职业教育的发展。例如:1979年下半年,河北省制定了《关于农村中等教育结构改革的实施方案》,提出了积极发展农业高中或农业技术中学的意见;19837月,根据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强和改革农村学校教育若干问题的通知》精神,出台《关于加快农村中等教育改革的意见》,要求每个县都拿出一所条件较好的国办高中改办重点农业技术学校,使之成为培养中初级农业技术人才和推广农业科学技术的基地和中心;198512月,为落实《中共中央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定》提出的大力发展职业教育及依法治教的要求,河北省人大通过了全国第一个省级地方性职业教育法规《河北省发展职业技术教育暂行条例》,要求各级政府把发展职业教育列入重要议事日程,强化各级政府的统筹协同作用,动员各经济部门、厂矿企业积极发展联合办学、行业办学;1986年,河北省召开全省第一次职业技术教育工作会,提出了“提高认识,加强领导,统筹规划,分类指导,改革体制,完善政策,提高质量,讲求效益”的指导方针。上述措施,极大地促进了农村职业教育的快速发展。到1986年底,河北省各类职业学校在校生占高中阶段在校生人数的比例,由1978年的4.5%上升到38.6%

就在农村职业教育取得一个个成就的同时,也出现了一些明显的问题,主要是布局分散,校均规模小,整体效益低。据统计,到1989年,河北省139个县域内由政府及其部门或行业举办的各类职业学校达1297所,平均每个县9所,大多数学校在校生数量不多,有的不到100人。由于各部门分别办学,不仅学校培养能力和设施利用率低,而且专业设置难以调控,一方面各校对一些热门专业争相开设,造成某些专业在一个地方多处设置,人才需求假性饱和,另一方面某些社会上急需的特殊专业却由于办学难度高或投资大而没有及时设置,导致人才缺口较大,不能满足当地经济建设需求。

这些问题严重制约了农村职教的进一步发展。如何提高职业学校办学规模和效益,如何塑造职业学校的形象,成为河北省农村职教发展面临的首要问题。

县级职教中心的产生是农村教育综合改革实验深入开展和“农科教统筹”思想不断发展的必然结果。同全国其他地方相似,河北省这时期的农村职业学校大都是由比较薄弱的普通中学改建的,尽管总体办学规模增长幅度较大,但办学条件普遍落后,师资队伍整体素质较差,专业课师资数量严重不足。由于受普通教育办学模式影响较深,学校管理体制封闭,机制僵化,与当地农业科技推广、产业结构调整及农村群众生活的联系不够密切。为此,河北省和国家教委于1986年先后提出进行农村教育综合改革实验的设想,通过抓点探路、以点带面的工作方法,推动整个农村教育更快发展和更好为当地经济建设服务。

19867年,河北省政府确定在燕山腹地的青龙满族自治县进行农村教育改革实验。同年末,国家教委经过调研后决定,在河北省太行山区的阳原县和完县(今顺平县)进行农村教育综合改革实验,同时把河北省的实验县青龙满族自治县作为联系点。19872月,国家教委和河北省政府在涿州市联合召开“河北省农村教育改革实验区工作会议”,新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的农村教育综合改革实验工作由此拉开序幕。

在各方面的共同努力下,阳原县、完县、青龙满族自治县的农村教育综合改革实验工作按照预定计划进展得非常顺利。为进一步推进农村教育改革,19888月,原国家教委在全国建立“百县农村教育综合改革实验区”,实施“燎原计划”。19891月,经国家教委同意,河北省政府增列经济较发达的丰南、任丘、获鹿(今鹿泉)、藁城、三河等5个县级市和经济发展水平一般或较落后的南宫、邱县、安平、丰宁等4个县为农村教育综合改革实验区。

由于始自河北省的这次农村教育综合改革实验是从贫困地区起步的,因此其基本思路是从促进经济开发、帮助脱贫入手,根据经济发展水平和承受能力,改革教育结构、教育内容,安排合理的教育发展规模,培养当地适用的多层次人才,探索一条“教促富,富促教”良性循环路子。实验中一个很重要的任务是大力发展职业教育和成人教育,每个实验区建立一所办学条件好、管理水平高、服务能力强、社会作用大的骨干示范性职业学校。由于实验区都是国家重点扶持的贫困县,经济实力较弱,职业教育基础也较差,要圆满完成任务,只靠教育系统自身的力量是不够的,必须集中使用各方面的人力、物力和财力。

由原国家教委和河北省教委共同组成的河北省农村教育综合改革实验区工作考察组在调研后提出:“搞好农村教改必须实行农科教统筹。建议国家教委能与有关部委协商发文,省政府能协调有关委、厅、局支持搞好这一统筹。”19898月,原国家教委、原国家科委、农业部、原林业部、中国农业银行联合建立了农科教结合协调与指导小组;19901月,河北省政府宣布成立由省长任组长、有关副省长任副组长、有关部门主要负责人为成员的河北省农科教统筹领导小组。“农科教统筹”思想的提出和实行,为打破部门藩篱,统筹各方面力量,合理配置办学资源,大力发展农村职业教育事业,提供了重要的政策依据和制度保障。没有“农科教统筹”思想的产生和发展,县级职教中心的产生和发展是不可能的。

县级职教中心的产生是非发达地区把满足社会发展需求与适应经济承受能力有机结合壮大农村职业教育事业的大胆尝试。河北省是一个农业大省,境内山区和高原区占了大多数,工业化、信息化和城市化程度不高,全省社会经济发展的大部分指标在全国处于中低档次。同时,河北省还是一个教育大省,但是教育事业也很不发达,与周边毗邻的北京、天津、辽宁、山东、山西、内蒙古和河南等7个省、市、自治区相比,河北省每万人中高等学校在校生人数和中等学校在校生人数均只略高于河南而居倒数第2位。河北省各级各类学校设施简陋,经费匮乏,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发展高中阶段教育和高等教育的任务都十分艰难。

在上述社会经济和教育条件下,要快速推进广大农村地区特别是欠发达地区职业教育事业发展,如果不设法在县级行政区域内打破部门界限集中力量办学,就没有相应的经济承受能力来满足办学所需经费的投入,进一步改善办学条件和扩大办学规模就是一句空话。可见,河北省中低水平的社会经济发展状况和承受能力,需要职业教育资源的有机整合,需要新型的职业教育办学模式的出台。

“十根筷子”捆出一个新事物

1988年,河北省教委萌生了建立县级综合职业技术学校的构想,即通过整合国有职业教育办学资源、集中投入各方面财政性经费的办法,将原来县域内分散办学的各类公办职业学校集中在一起,建成一所规模较大、设施较好的综合性职业学校。

1989年初,与石家庄市区接壤的获鹿县被增列为农村教育综合改革实验区。在实验启动过程中,该县准备再投资兴建一所职业中专。此时,省教育行政部门提出了建立县级综合职业技术学校的构想和试点实施方案,得到获鹿县委、县政府的认同和支持。不到一年时间,县里就把原来利用财政性经费投资但却分散办学的农业中学、职业中学、农民中专、技工学校、农业广播电视学校、卫生学校等10所学校集中到了一个新的校址上,初步建成了拥有10个专业,7个实验场所,20个教学班,在校生1000多名,占地580亩,建筑面积10000多平方米的获鹿县综合职业技术学校(后改名为职业技术教育中心)。县政府和有关部门还把大片的农业实验场和几个工厂划归学校,作为专业实习场所。经过一年的运行,获鹿县职教中心显现出强大的优势和活力,较好地实现了县域经济发展中人才需求与人才培养的统一。

原国家教委和河北省主要领导人多次对获鹿县职教中心的建设和办学工作进行考察,一致认为这是推进农村职业教育发展,使之为当地经济建设服务的成功之举。1991411,河北省政府召开省长办公会,决定在全省推广获鹿经验。414,在省政府召开的全省职业教育工作会议上,参会代表经过充分讨论,通过了建立县综合职教中心的一系列文件。

在这些文件中规定,县综合职教中心实行以政府主要领导担任主任的校务委员会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职教中心发挥多种功能,成为培养、培训人才的基地,生产示范、科学实验、技术推广、经营服务的中心或枢纽。要形成上挂(取得高校和科研单位的帮助和支持)、横联(与有关单位、企业密切联系与合作)、下辐射(将技术与服务辐射到乡、村、户)的办学机制,基本办学条件和规模一般应达到“五个一”,即在校生1000人左右,占地100亩左右的校园,建筑面积10000平方米以上的校舍,用于农类专业的100亩以上的实验实习基地,年产值100万元以上、年纯利10万元以上的校办厂(场)。

经过各方面的努力,到1995年底,河北省139个县的职教中心先后分3批全部挂牌,实现了每个县建有一所职教中心的目标,校均在校生达到1226人,比1990年的县办各类职业学校校均383人增长220.1%。从此,县级职教中心的办学模式在河北省正式定型和定位。在一些全国性的和国际性的学术会议上,河北省的县级职教中心被称为“河北模式”。

低谷的思索和坚守

经历了近10年的快速发展后,到上世纪90年代末,河北省县级职教中心也和全国其他职业学校一样,经受了一次市场经济的考验。

为适应市场经济的发展,1999年,国家出台了职业教育“三不一高”政策(不包分配、不转户口、不发派遣证、高收费),让职业学校的人才培养直接面向市场。面对这一转变,职业学校明显准备不足。而高校连年扩招带起的普高热,又进一步推波助澜,让一些职业学校陷入窘境。

受全国大气候影响,河北职教中心发展开始出现困难,部分学校招生数量增幅趋缓,高中阶段招生结构比下滑。1999年,部分学校招生量减少,全省职业学校招生总量比上年减少2万多人。2000年,招生总量进一步下降,当年招生数、在校生数占高中阶段的比例锐减到21.11%38.50%

应该说,职教中心在诞生伊始,强调的就是培养为地方经济建设服务的“落地”人才,这个定位契合了当时农村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后广大农民对技术的渴望以及乡镇企业发展对实用技术人才的迫切需要,因而才会有着将近10年的甜蜜期,获得了快速发展。

不过,由于职教中心的运作带着明显的计划经济的烙印——虽然职教中心培养计划都由经济部门参与确定,但维系纽带主要靠行政指令,缺乏行政责任之外的利益纽带,在走向市场经济体制后,企业成为了市场竞争主体,影响了经济部门直接确定职教中心专业设置和招生计划的效果。

在这种情况下,一些职教中心的定位发生了偏离,考虑的不是如何增强市场适应能力、按照职业教育规律来办学,而是迎合学生及其家长的升学需求办起了综合高中。

2000年,河北省正定县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由于普高扩招的冲击,正定职教中心当年招生很少,办学陷入困境。当时的县政府决定以县一中的学生优势与职教中心的资源优势进行所谓“强强联合”,让职校学生提前上岗,腾出学校给普高学生。

两年后,这一幕在高碑店重演。高碑店市的职教中心创建于1992年,最兴旺时学校有10多个专业,在校生总数达4100多人,并建有10多个经济实体,办学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十分显著。可进入新世纪,高碑店市职教中心招生锐减,2000年和2001年两年共招生585人。2001年,高碑店市教育局着手在职教中心筹建高碑店第四中学,将职教中心大部分资源划归四中使用。到2002年,职教中心已名存实亡。

而大多数县职教中心在这一低谷中选择了坚守,下大力气克服和解决自身面对市场能力不足的问题。

东方风来满眼春

2003年末,全国农村教育工作会议召开。河北省政府随后出台了贯彻《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农村教育工作的决定》的实施意见,意见中,对县级职教中心地位再次予以充分肯定,提出切实加强县级职教中心建设。

这次会议之后,河北省县级职教中心的发展再次步入了春天,学校招生迅速回升。分析原因,几个方面不可忽视:一是大环境的影响,国家重视职业教育,各方积极呼吁;二是职业教育办学总体水平不断提高,一些职业学校得到社会的认可;三是老百姓对教育的选择趋于理智,盲从因素在减少;四是全省初中毕业生基数增大;五是人才培养立交桥进一步拓宽,对口升学比例增加。

重新走出低谷的县级职教中心,在办学上积累了许多丰富的经验。一些县级职教中心以就业为导向,狠抓专业建设。例如,涿州市职教中心根据毗邻北京的地理优势,把旅游休闲类专业作为特色专业,10年来培养合格毕业生8000余人,其中2000多人在当地就业,6000多人进入北京各类大中企业就业。安国市职教中心发挥北方中药材集散地优势,把中药材种植、加工、销售等作为特色骨干专业,并建立起中药材博物馆、中药材种植园和中药材加工厂等作为实训基地,培养了一大批复合型人才,许多毕业生自主创业,走上了以药致富之路。

由于河北省不同县域农村经济和社会发展状况差异很大,职业教育需要面对多层面、多维度的市场需求。为此,不少职教中心实行开放办学,使内部教育层次、类型更加多样化。据统计,河北省30%以上的县级职教中心设置了十几个专业,“社会需要什么人才就培养什么人才”,受到了群众的广泛欢迎。

此外,大部分职教中心都建立起独资或合资的工厂、农场、果园等经济实体,有的还建立起自己的科研开发机构,既按教育规律办事,也按经济规律办事,不仅探索了产教结合、校企一体的教学方式,而且在培养人才的同时取得了可观的经济效益,具备了一定的自我发展能力。

职教中心的发展推动了区域经济的发展。一大批县级职教中心实行教学、生产、科研、示范、服务相结合的教学体制,做到办好一个专业,发展一个产业,形成一种优势,振兴一方经济。例如迁安职教中心的农林专业、南宫职教中心的食用菌专业、清河职教中心的羊绒加工专业、丰宁职教中心的建筑专业、武强职教中心的民间美术(年画)专业、曲阳职教中心的石雕专业等,都对当地农业产业化经营以及农村富余劳动力向非农产业转移起到了推动作用。

不过,即使是在这样的大好春光里,全省县级职教中心的发展也并不平衡。139所职教中心中,1991年至1992年重点建设的第一批60所县级职教中心,由于基础条件较好,绝大部分生机盎然,职教特色显著;1993年至1994年重点建设的第二批40所县级职教中心,有的表现卓越,有的却仍未走出困境;1994年至1995年重点建设的第三批30多所县级职教中心,由于大部分位于贫困的太行山与燕山山区、坝上高原和冀中黑龙港流域,虽然经过了十几年建设,但目前除少数几匹“黑马”外,大部分自我生存能力不足。

最近几年,随着初中毕业生的逐年减少,一些县级职教中心仍处于招生难的境况。2009年,教育部给河北省下达了42万的中职招生任务,而此时,河北全省初中毕业人数已由2005年的138.4万人下降到101万人,单靠应届初中毕业生这一增量部分,已很难完成当年的中职招生任务,必须要拓宽招生范围。

由于中职学生80%以上来自农村,拓展的着眼点自然也瞄向了农村和农民。20097月,河北省教育厅会同省委组织部、省委农工部联合下发文件,整体推进面向青壮年农民的中等职业涉农专业学历教育,简称“送教下乡”,以此作为扩大招生规模新的增长点。

通过2年多的探索,“送教下乡”逐步形成了自己独具特色的办学模式。在教学组织形式、教学时间,课程内容、教育评价等方面都有很多创新之举。“送教下乡”打开了县级职教中心服务县域经济发展的另一扇窗,同时为职教中心带来了大量生源,为职教中心的发展注入了强劲动力。

县级职教中心是适应县域经济发展和农村教育综合改革实验的产物,是特定的历史条件下各级政府运用行政力量和采取特殊政策而迅速建立和推广的,因此在社会转型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出现一些矛盾,这些都是前进中的问题。在当前形势下,能否与农村居民的根本利益紧密相连,决定着县级职教中心的前途和命运。只有以人为本,以市场为导向,不断改革、创新办学理念、体制和机制,才能使县级职教中心不断增强灵活性和适应性,永葆生机和活力。

 

 

 

《中国教育报》201217第3版

网站导航 | 关于我们 | 合作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