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县级职教中心不能削弱只能加强
访问次数:   发布时间:2012-01-09 08:25:23

■作者:张志增   来源:《中国教育报》201217第3版

县级职教中心这种办学模式,由于它打破了原有职业教育体制的束缚,推动了农村职业教育和农村经济的发展,因而从河北省推广到全国1800多个县、市,成为我国职业教育体系中的一个重要类型。

在上世纪90年代,全国各地的县级职教中心高举为当地经济建设服务的旗帜,狠抓实用技术人才培养和培训,不仅加快了县域主导产业发展和农民脱贫致富奔小康的进程,也壮大了自身办学实力、提高了办学水平。进入21世纪以来,随着形势的变化,许多县级职教中心遇到的新矛盾与存在的老问题互相交织缠绕在一起,致使办学发生困难,出现了职教特色淡化、整体发展趋缓甚至局部滑坡的态势。于是,社会上便出现了许多议论,有的认为县级职教中心的办学模式是政府“形象工程”,方向和方法一开始就错了,根本就不应该办;有的认为举办县级职教中心的总体思路是正确的,但是目标和措施脱离了社会现实条件,办得早了、太超前了;有的认为县级职教中心是需要的,应该下力气办的,但是过多、过滥甚至过时了;有的认为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县级职教中心都是我国县域经济体系和农村教育体系中不可缺少的重要组成部分,尽管有问题需要解决,但是决不能不办,更不能取消。孰是孰非,何去何从,令人莫衷一是。

笔者认为,我国正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农业、农村和农民问题是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的根本问题。大力发展农村职业教育,加快发展县级职教中心,对于优化农村教育结构,提高农村人口素质,开发农村人力资源,促进农业产业化、农村城市化和农村劳动力转移,促进教育公平,保障社会公平,加快建设小康社会和构建和谐社会,都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推动县域经济发展需要县级职教中心加快发展。古人云:“郡县治,天下安。”在县域经济中,农业是基础,要推进县域经济发展,就必须把农业放在突出位置,推进农业现代化。而实现农业现代化,无论是提高农业的科技含量,还是调整农业产业结构和实行农业产业化经营,其行为主体都是仍然居住在农村的农业劳动者。多年来,我国一直没有正式确定过农民的从业资格,农村劳动者整体素质偏低。改变这种状况,增强农业劳动力的效率和竞争力,无疑需要借助县级职教中心的力量,广泛深入地开展各种形式的农村职业教育与培训。

推进农村城市化进程需要县级职教中心加快发展。农村城市化,不仅包括农村人口进入城市,农民变市民,也包括农村就地城市化。在这个过程中,县级职教中心不仅可以为农村二、三产业的发展服务,而且可以推进农村富余劳动力转移,还可以促进农民的市民化。加快发展县级职教中心,关键环节就是其专业结构是否符合农村生产力发展的需要和农村劳动力求职就业的需要,因此县级职教中心无论何时都不能取消面向当地农业生产的专业,但随着农业集约化、产业化、工业化的发展和农业劳动力的减少,布点应逐渐减少,而着力发展现代农业,以及机械、电子、建筑、装饰、汽修、商贸、餐饮、旅游等既适合二、三产业发展又能吸纳较多劳动力就业的专业,使农民按需就学,学有所用,学能致富。

满足农村居民终身学习需要县级职教中心加快发展。随着终身教育体系的建立,农村居民将有可能在职业教育这一注重实践和应用的教育类型中最大限度地挖掘自己的潜质,弥补教育缺憾,增强生存技能,提高社会地位和实现生存价值。这就要求县级职教中心必须改变过去学制单一,教学计划、教学大纲、教学方法及教材缺乏灵活性,课程选择性差的局面,通过制度创新,建立适应经济建设、社会进步和个人发展需要的灵活的学习制度,满足学习社会化、终身化和个性化的需要。

县级职教中心尽管只有20年的历史,但它在过去的岁月中受到了政府的重视和群众的欢迎,而且时至今日很多县级职教中心仍然十分红火,并在当地职业教育的发展中继续发挥着骨干和示范作用,这一切都证明着它的重要价值,它过去的创办、现在的存续及今后的发展都是合理的,是必然的。县级职教中心不能削弱,只能加强。

  (作者为河北省职业技术教育研究所副所长)

 

网站导航 | 关于我们 | 合作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