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探索新举措 "送教下乡"富了农民盘活职校
访问次数:   发布时间:2012-01-12 08:30:05

河北省把农村职校办在田间地头,农民学员赚钱学习两不误—

 “送教下乡”富了农民盘活职校

来源:《中国教育报》20121121

  ■编者按 

  在不少地方,职教涉农专业“办学没人学、学农不务农”的现象普遍存在。由于生源萎缩、办学效益差,农村职校校长纷纷摘掉“农”字招牌,转而设置非农专业,农村中职教育支撑农业发展的能力日渐削弱。 

  但是在河北省,却因一项创新举措,农村职教焕发新生机。河北省依托县、乡、村三级农村职教网络开展“送教下乡”活动,对农民进行学历教育,不仅促进了农村经济社会发展,更给农村职教带来了大发展的契机。 

  ■本报记者 翟帆

  河北省阜平县海沿村曾以脏、乱、差、穷闻名十里八乡,但是自从阜平县职教中心“送教下乡”以来,村民们在村党支部书记袁龙的带领下,集体报名学习奶牛养殖技术,村里办起现代化的养殖奶牛小区,不仅人均收入大幅提升,村容村貌和村民综合素质也都有了很大改观。袁龙深有感触地说:“过去大家参加培训主要是为了进城打工赚钱,现在,我们在家门口就能一边学习一边把钱赚了。”

  如今在河北省,像海沿村这样受益于“送教下乡”的村子越来越多。

将扩大生源需求与农民学习愿望结合起来

  河北省的农村职业教育底子厚,早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就是全国有名的样板。

  1989年,全国第一个县级职教中心诞生于河北省。之后的5年,河北各县全部成立县级职教中心。县级职教中心“全覆盖”以后,按照“上挂横联下辐射”的思路,全省构建起一个以职教中心为龙头,以乡镇成人学校为骨干,以村级成人学校为基础的县域农村职业教育网络。

  然而,新世纪以后,河北农村职教发展进入低谷,河北省教育厅职教处处长王晓飞告诉记者,130多所县级职教中心,虽有四五十所办得红火,但大多靠为二、三产业培养人才来拉动,涉农专业萎靡不振,仅有的近5000名在校生,瞄准的都是对口升学,想回农村从事农业的几乎没有。

  走在十字路口的农村职教该怎么办?现实的环境,发展的压力,让河北省农村职教陷入进退维谷的困境。

  一方面,党和国家高度重视“三农”,在新农村建设战略中,明确提出职业教育要主动为新农村建设服务,农民素质的提高呼唤职业教育有所作为。农村职业教育必须前进,没有退路。

  另一方面,2009年,教育部给河北省下达了42万人的中职招生任务,此时,河北初中毕业人数已由2005年的138.4万人下降到101万人,虽然初中生升入高中阶段的比例由2005年的64.4%提高到81.7%,但单靠应届初中毕业生的增量部分,已很难完成当年的中职招生任务,河北职教要想前进,面临重重困难。

  就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河北省教育厅转换思路,将农村职教发展新的增长点瞄向了农村和农民。

  王晓飞告诉记者,中职学生80%以上来自农村。而此前,邢台农校、临城县职教中心、阜平县职教中心等几所“涉农”职业学校,已经自主开展面向农民的“送教下乡”和面向返乡农民工的职业培训。

  “学校有扩大生源的需求,而农民有学习的强烈愿望,‘送教下乡’能够把这两种需求结合起来,把职业教育的优势和解决‘三农’问题结合起来,主动服务于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王晓飞说。

  在总结梳理有关学校的经验基础上,20097月,河北省教育厅会同省委组织部、省委农工部联合下发文件,整体推进面向青壮年农民的中等职业涉农专业学历教育,并以此作为扩大招生规模新的增长点。

于是,一种全新的农村职业教育办学模式产生了,自2009年开展“送教下乡”活动以来,农民、学校从中都尝到了甜头。

办学模式兼顾生产需要和培养质量要求

“送教下乡”活动,全国也有很多地方开展过,但此次河北“送教下乡”与以往完全不同,开展的是学历教育,所以对培养质量提出了更高要求。“送教下乡”不仅要考虑到学习内容和方式能够符合和满足农民学员生产生活实际需要,而且要保证与全日制学生相比,学时数基本不减,培养质量基本不降。通过2年多的探索,“送教下乡”逐步形成了自己独具特色的办学模式。

为方便农民学员的学习和实践,“送教下乡”把教学组织向下延伸,由职业学校在乡镇、专业村或龙头企业开设分校或教学点,分校或教学点负责安排教学场地,组织学员学习。职业学校组织教师,带上教学设备,按照教学计划常年巡回到各教学分校上课。

在教学时间上,采取了集中学习与生产实践相结合的模式——平时每周有两天集中上专业理论和文化基础课,其余3天在老师指导下进行实习教学和现场实践,形成了“2+3”或“2.5+2.5两种主要模式。到了农闲时节,学员们集中上课,而到了农忙时节,学员们以农活为主,兼顾学习。

在课程设置上,“送教下乡”比照普通全日制三年制教学计划,统一设置公共课、专业课和实践课3个模块,共3060学时170学分。课程内容既充分注重提高学员们的生产技术水平,同时又考虑学历教育的基本要求和农村社会发展需要,注重提高学员们的科学文化素质和思想道德修养。

在一些高校、中职学校专家和骨干教师的齐心努力下,一套33本“河北省中等职业学校送教下乡专用教材”2011年送到了学员手中,《农村经济与社会》、《农村计算机信息技术》、《农村新民居建设》、《肉牛生产技术》等,每本教材都是农民学员生产生活的指南。根据规划,河北省两年内还将开发出版200种专用系列教材。

翻开这些教材,记者发现,和同类教材相比,“送教下乡”教材除了内容更贴近农村实际外,还有一个明显特点,就是在内容的编排上紧紧围绕农业生产环节和流程。主编这套教材的河北省职教所副所长张志增告诉记者,由于绝大多数农民学员都从事着与所学专业相关的农业生产,教材必须打破以往由浅入深的编写习惯,转而根据动植物生长不同时期,讲授当下动植物生产所需要的管理技术,让学生知道当前需要做什么、怎么做,之后再引入必要的专业理论,让学生逐渐明白为什么这么做。这样,经过一个生长周期的教学,学生就可以系统地掌握专业所需的理论知识和实践技能。

“送教下乡”这种办学新模式在教育评价方面也尝试创新,把“规模有扩大、产量有提高、品质有提升、收入有增加”作为衡量学生培养质量的重要标准。这既是衡量培养实用型、技能型、复合型人才标准的一大突破,也为今后农村职业教育评价体系改革提供了案例。

惠农兴校之举期盼政策资金上的扶持

“送教下乡”的办学模式,富了农民,盘活了职校。

石家庄市鹿泉黄壁庄镇北庄村,村西边是黄壁庄水库,东边和南边紧临滹沱河,特殊的地理位置决定了这个村难以发展工业。前些年,村民戎海文当选了村主任,走马上任后,他一直思考着如何带领村民脱贫致富,但始终找不到合适的渠道。

恰逢此时,鹿泉职教中心在黄壁庄镇设立了“送教下乡”教学点,戎海文赶紧报名。在听了省农科院宋炳彦教授关于高效农业的讲解后,他发现,本村的实际情况正适合发展高效农业。为了得到村民的认同,他先在自己的承包地里搞大棚做试验,影响带动村民。

目前,在职教中心教师的指导下,基地已初见成效。戎海文说:“有了老师的指导,我对基地、对村里的发展充满了信心。”戎海文听说市场上金蝉销路好,供不应求,便在老师指导下进行金蝉育种试验,201120亩金蝉已成功种入试验林,获得不小收益。

“送教下乡”使农村职校重新焕发勃勃生机。鹿泉职教中心尽管有着“全国第一所”的金字招牌,近年来却也面临着生源不足的困境,涉农专业每年招生人数只有四五十人。“全市初中毕业生每年只有3000人,市一中就招走了1500人,其他普通高中还来抢生源,如果眼睛只盯着这些初中毕业生,学校只能越办越萎缩。”校长刘振国告诉记者,开展“送教下乡”后,学校的学生数增加了1200多人。

“送教下乡”也调动起涉农专业教师的积极性。“‘送教下乡’前,学校很多涉农教师都转行了。”1989年从河北农大毕业就到邢台农校任教的赵书芹感慨地说,如今,教师们又有了用武之地,即便工作辛苦,还是义无反顾地加入“送教下乡”的队伍。邢台农校教务主任杨立国甚至辞去主任一职,只为重新捡起自己的农学专业,重新享受当老师那种“被需要”的感觉。

这项惠农兴校之举发展起来也面临不少困难。“最主要是钱的问题,对于‘送教下乡’学生应不应纳入‘涉农专业学生免费’政策,教育部门和财政部门还存在分歧。”谈到这点,王晓飞有些激动。

王晓飞认为,两部门争论的焦点是,“涉农专业学生免费”政策要求学生为“全日制”,而“送教下乡”实行的是“农学结合”。

“其实,传统意义上的‘全日制’现在已不存在,教育部对职教提出的要求是‘工学结合’和‘工学交替’,‘送教下乡’便是贯彻这一要求的具体做法,‘农学结合’是符合农民实际的全日制职业教育实现形式。”王晓飞说。

由于存在这一分歧,“送教下乡”开展以来,各个职校只有2009年从财政获得了涉农专业免学费的补助,而学员们并没有像涉农专业“全日制”在校生那样,拿到生活费补助,这影响了“送教下乡”的进一步开展。

“在构建面向全社会的终身教育体系大背景下,过多强调‘全日制’和‘非全日制’的区别是不明智的,况且两者的差异主要是学习时间的安排上,而非学业内容和结果。”王晓飞感到有些无奈。 

不久前,国家九部门共同召开农村职业教育工作会议,联合出台了《关于加快发展面向农村的职业教育的意见》,《意见》提出,“允许学生通过送教下乡、工学交替等多种形式完成学业”,这让开展“送教下乡”的农村职校看到了希望。“但领导的肯定、部门的文件还要尽快转化成政策资金上的支持”,这是河北农村职校校长们共同的心愿。

 

   

网站导航 | 关于我们 | 合作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