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育报》河北农村职教创新办学模式调查与分析之一
访问次数:   发布时间:2012-05-17 10:27:35

来源:《中国教育报》2012517日第1

■新闻调查

让农民学得懂用得上能致富

 --河北省农村职业教育创新办学模式调查与分析之一

■本报记者 潘光

  日前,在河北省南宫市一家兽药店里,店主刘朝中一边接待前来买药的乡亲,一边向记者讲述了自己在一所学校两次求学的经历。

  第一次,刘朝中在南宫市职教中心学养殖,人在校园里,生产不摸门,记不住要领。3年后毕业回乡,他办了家养猪场,最多时养200头猪,但紧接着的猪病让他赔了个干净。

  第二次是2009年,南宫职教中心送教下乡办养猪班,刘朝中又报了名。每周两天上课学习,3天在自家猪场实践。学校的课程与第一次求学时相似,但授课内容与养猪过程紧密相连,学习生产两不误。这一回,刘朝中的事业与学习同步发展,猪场存栏600头猪、80头种猪,还创办了饲料厂、兽药店,带动了80个养殖户发展养猪。2011年,刘朝中除了买车、盖房,家里还余30万元。

  两种不同的职教办学模式,取得了截然不同的教育效果。这一切都缘于河北省职业学校的“送教下乡”。2009年以来,针对全省农业生产效益低,农业教育却“办学没人学、学农不务农”的状况,河北省启动了农村职业教育办学模式改革,以农村中职招生改革为突破口,面向农村青壮年招收学生、送教下乡,受到农民的热烈响应。目前,全省已有30万名农民重进课堂,边学习边通过实训发展生产。3年来,河北省农村职教的五大办学模式,为农业增产、农民增收、农村繁荣和提高教育综合效益提供了大量宝贵经验。

把课堂搬到田间地头,搬进温室大棚

  【创新学生来源,直接在从业农民中招收学生,解决涉农专业生源缺少的难题】

  2009年,河北省职教开展送教下乡时,满城县农民科技致富带头人王淑秀刚好45岁。此时,她已经有80个蔬菜温室,还是圣奥农业示范园的当家人。按照“20岁至45岁、有生产项目”的入学录取条件,她年龄属于上限。但她不仅自己要求上学,还积极向职教中心申请,在她的示范园里常年办班。

  王淑秀告诉记者,自己的示范园有100多名当地的农民员工,以往生产活动全靠经验,遇到突发病虫害,不能及时处理,造成了很大损失。她也曾到当地的农科部门求助,但单一的培训效果不理想;她送孩子上职校,但“黑板上学种菜,回来不顶用”。

  当县职教中心确定在村里成立教学点后,王淑秀和她的员工全都报了名:“我们不出村、不耽误干活就能系统学习文化知识和专业技能,职教中心为我们办了件大好事。”

  王淑秀投入10万元建了3间教室,投入5万元购置多媒体教学设备。在教室里,学生接受文化课和理论课的教学,实践课就在温室大棚进行。老师按照生产季节和生产顺序开展专业教学,经过一个生产过程,大家普遍能掌握一类生产项目各个环节的知识和技能。村里其他农户受到影响也赶来听课,并纷纷将低效益的粮食种植改种为大棚蔬菜。

3年以来,职业教育“武装”了王淑秀们的思想,效益也得到了极大提高:实践科技知识,蔬菜育苗成本从几角钱降低到几分钱,每个蔬菜大棚平均能多收入5000元,达到1.3万元,从一年两茬菜提高到一年三茬菜,提高了土地利用率;实践管理课和德育教学的要求,办起存栏300头猪的养猪场,坚持施农家肥,种放心菜,不施用违禁药物,保证食品安全;实践合作发展理念,全村蔬菜生产建立质量检测制度,实现了统一管理、统一销售,全村新增种植户100多户,户均年收入增加2万元,推进了产业调整……

农村需要什么就办什么,村村形成优势产业

【创新办学地点,利用乡村成人教育的校舍就地办学,农民学生就近走读,学校教师巡回走教】

阜平县是国家级贫困县,九山半水半分田,21万人口中8万人贫困。在海沿村,男人们差不多都离土离农进城打工了,留下妇女在家种地养牛,但是一个简单的牛乳炎,就使村里200头牛死了30多头。

在县职教中心开展送教下乡后,农民不仅系统提高了养牛能力,还成立了奶牛协会和公司,把以前的分散养殖变为集中养殖,统一标准,合作经营。公司经理李桂英告诉记者,他们的公司现在已经有10多户参加,去年盈利80多万元。打开思路的海沿村农民,现在正在兴建旅游观光农业,依山傍水的生态园、鳞次栉比的新农舍都显示出,科技一旦被农民掌握,幸福生活就不远了。

海沿村党支部书记袁龙介绍说,送教下乡以来,村里发生了三大转变:过去是职校有什么专业就学什么专业,现在是农村需要什么专业就办什么专业,农民从不愿学习转变为愿意学习了;过去上学要在学校里脱产学习,现在是送教下乡,不耽误生产,解决了农学矛盾;过去农民的出路就是进城打工赚钱,现在按照当地产业结构的调整开展教学,学了就能用,男人们由以前向外流动转变为向回走,很多人都回乡建设家园了。

藁城市贾市庄镇成人学校近年越办越红火,原因在于他们作为市职教中心送教下乡的办学点,紧密结合农村产业发展的要求,在9个村组织9个送教下乡中专班。贾市庄镇按照一村一品的优势办学,已经形成了一个宫面专业村、3个蔬菜专业村、5个果树专业村的格局。

落生村是黄瓜生产专业村,但一直产量低、品质差。2009年送教下乡,这个1000多口人的村里,有100多人报名上了蔬菜班。农民纷纷建起温室大棚,生产效益不断提高。村主任韩振河介绍说,现在,村里蔬菜产业越来越大,黄瓜从几分钱一斤买到了一元多,农民还学会了利用网络营销;平房变楼房的速度越来越快,外出打工的青壮年几乎全回来建设农村了。

藁城市职教中心校长马京斌认为,在农村办职教,必须突破校园围墙的限制,办学不耽误人、不耽误经济,教育效益才能更加显著。“不仅解决生源问题,而且落实了师资实践锻炼的要求和教育服务‘三农’的号召。”

学校针对生产难题搞科研,创新技术为农民创收

【创新教育过程,职校以当地生产需要作为教学导向,在田间地头解决生产难题,促进了职校的实用科研】

南宫市职教中心校长魏福勇深刻体会到农村职业教育改革的价值。他说,3年的送教下乡实践,让自己感到了农民兄弟的学习热情,他们渴望农业科技,急切盼望帮助和提高。“把科技知识和生产技能送到农民手中,直接作用于生产发展和新农村建设,这才是我们农村职校办学的目的,这才是有效教学。”

南宫是全国优质棉花生产基地,常年种植面积55万亩,年产皮棉4万吨。农民用棉籽壳做食用菌基料,蘑菇产业兴旺发达。然而,蘑菇种植户多了,棉籽壳随之涨价,因成本太高,出现了菇农增产不增收状况。

市职教中心教师王存雪经过调研发现,在棉籽壳资源紧张的同时,棉花秸秆却被大量烧掉。王存雪针对生产问题开展科学研究,用棉花秸秆经科学处理当作食用菌基料,用这种基料种蘑菇,不仅产量高、品质好,而且成熟快、生长期短,经在全市推广棉秆粉种植食用菌,每年能为菇农节约成本600余万元,增收2000多万元。

送教下乡对农村建设的综合效益十分明显。邢台市巨鹿县容村沙碱地面积大,种粮食产量低,以前农民自发种植枸杞、金银花等中药材,但由于不会管理,亩产只收百余斤,还品质不高,每斤也就卖二三十元。经过巨鹿职教中心的系统研究和教育,传统农作物迅速改为特种种植,容村中药材种植面积扩大到了2100亩,农民运用科技,亩产达到300斤,每斤价值100元。村里还引进了中药厂,进行药材深加工,提高了产品的附加值。

现在,全村的土坯房都改成木结构房,全村已有小轿车50多辆。农民学生孙云芳说,3年来,她从粗放种粮到科学种药,家庭经济彻底翻了身,2010年在外打工的丈夫回来后,也热心科学种田,再不出去打工了。

据邢台市统计表明,2011年,全市新农民合作组织增长96%,农民人均收入增加17%,市财政收入增加13.9%

按照生产过程编教材讲课,课本一看就能懂

【创新教材编写,教材按照“行动导向,任务引领,学做结合,理实一体”的原则编写,适应农民的学习特点】

涿州职教中心2009年以来开设了8个教学点,教学地点以方便学生学习和生产为原则,学生家离学校远的,教学点就放在乡镇,是送教下乡校外班,学生家离学校近的,教学就放在学校内,是送教下乡校内班。涿州市佟村的张彦军和李竞都是送教下乡校内班的学生,他们同是初中毕业生,一个是普通农民,一个是村主任。

2009年以前,两人都因为家里需要照顾的事太多而没有出去打工,留在家里种地、养鸡。张彦军说,当时养鸡不懂技术,挣不到钱。孩子大了,老婆伸手要钱的时候,心里真不是滋味。想学习,找不着地方;找书看,字都认识,就是不懂,绪论、第一章、第二章,写的不是养鸡的“事”。

2009年,听说市职教中心送教下乡有养殖班,他俩赶紧报了名。每周两天到学校上课,没缺过一天勤,每周3天在家里的鸡棚实训,没少交过一次作业。课本一看就懂,老师按照养鸡过程讲课,还结合养殖讲解法律、经营管理、兽医兽药、饲料解剖等知识,技能学完了,知识全记住了,有了新问题还能随时找老师问。

上学让张彦军心里有了底,觉得生产有了靠山。他扩大了鸡棚,养鸡数量从一年4000只增加到8000只,去年就挣了10多万元。一亩多地建一个棚,一年能出六批鸡,能挣10多万元。他指着屋外两辆崭新的轿车高兴地说:“我们都买了汽车,盖了新房,现在上课就开车去。”

李竞说,我们边学习、边生产、还指导其他人养鸡,现在村里新增了7个养鸡户。“下一步我打算在村里建一个合作社,逐步发展规模化养殖、自动化管理。要是职教中心再办高一点的班,我们还来学。”

村主任上学带领村民致富,人均增收7000

【创新评价方式,把“规模有扩大、产量有提高、品质有提升、收入有增加、带头有作用”作为衡量教学质量的重要标准】

近年来,河北省农业在调整结构、转变发展方式过程中,已初显现代农业专业化、规模化、市场化、标准化等经营特征。农村劳动力结构也发生深刻的变化,把传统意义上的农民培养成为适应专业化生产、社会化分工要求的职业农民,需要以人才的衡量标准引导学校教学、引导学生学习、引导农民发展。

张家口市人大代表、涿鹿县洪家房村村主任李和军曾经是带领农民劳动致富的模范,2009年以来,他又成了带领农民科技致富的模范。李和军告诉记者,以前是生产带动、靠天吃饭;涿鹿职教中心送教下乡重新上学以后,科技致富、知识经济的意识得到加强,发展生产又上了新台阶。

 “以前,苹果树老了,就是伐掉;现在知道了,保主干、促新干、长新枝,就能多结果。以前葡萄越冬,要挖沟埋藤,费时费力花钱;现在,在送教老师指导下,应用防寒被,大大减少了繁重劳动。以前的蔬菜大棚,是地上温室,自然温度低,只能种些白菜等叶菜之类;学了科技之后,把温室向下挖半米,地温提高了5oC,茄子、青椒、芹菜都可以种了,现在大棚面积达500亩,年产各类蔬菜500万公斤,收入大幅度提高。”李和军说。

为带动农民科学种菜,李和军发挥土地流转的政策优势,先以农民种粮食亩产千元的价格,把土地租过来,再建成温室转让给农民经营管理,使农民既有地可种,又能得到每亩1.5万元的收成,进而实现了共同富裕。现在全村蔬菜大棚已有210个,全村人均收入从3000元达到了1万元。

送教下乡,提高了农民的科技意识;促进了农业产业结构调整和生产经营方式转变;加快了农村致富带头人和改革带头人的涌现;加强了农村基层党组织建设;提升了乡文明建设水平;增强了农村职业学校办学活力。送教下乡使农民增收几万元的大有人在,如果按每人一年增收2000元计算,仅30万名农民学生,在学习的同时就能增收6亿元。这是其他任何形式的教育投入,都无法实现的经济效果。

 

 

网站导航 | 关于我们 | 合作联盟